幸福太突然!18到19费德勒仅用半年 还会有20吗

那家伙好像已经昏迷了过去,陆雨站在旁边手足无措不知该挪动还是该离开叫救护车。

先跑到垃圾桶旁,我洒出半盆水冲刷地上的血迹,然后用脚使劲搓。


我刚觉悟到,能把那家伙伤成半死不活的,那代表他得罪了极厉害的人或组织,以我的水平也不知道有多高,反正就是被发觉肯


定死翘翘了,我还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然后仔细在附近寻找着血迹等会暴露踪迹的目标,用水反复冲刷,来回奔跑好几次,甚至我还差点动了用空气清新剂的念头,最


后用心灵感应术探测了遍周围没发现可疑人才安心。


确认了别人再也查不出附近有任何疑点的情况下,我满头大汗地回来,第一件事是把花园门口的铁门关上。


陆雨正在那站着不知如何是好,见我终于走回来就焦急地拉我,指着地方的人,意思问我该怎么处理。


“先别报警,也别叫救护车,把他弄进房间再说。”朝她摆摆手,我把躺在花园内的这家伙抱进一楼的房间内,看着他满身的疮


痍,不禁大皱眉头,这身伤可不好处理,实在不行还是得送医院,但心中一想到,万一这样暴露了自己,这家伙的仇家寻上了门


,那我启不冤枉;


我念头百转,最后咬咬牙决定,如果实在不行救不活的话,干脆花园里找个地方埋了,一了百了。


我把陆雨拉出门口,盯着她双眸神情万分严肃地道:“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我们俩就有大麻烦了,你看他被人伤


成那样,一定是有厉害的仇家。”


陆雨紧张地颤抖了下,小心的看看屋内然后问我:“那我们还是报警吧?”

我见如此也不是办法,万一有别人经过看到我们这样,事情就更麻烦了。


于是把书包扔给她,自己走过去抱起身体,先移回我家楼下再说,到幸好最近身体的素质有不同程度提高,否则以我目前的年龄


怎么也不可能抱得起成年人身体。


把他平放在我家底楼的花园旁鹅卵石过道上,我心里已经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慌乱,一个眼前没有威胁的人物让我的思绪可以想得


更远。


瞬间,我的脸色大变,想起什么的我望着他身体心中大叫衰……


“看来这回是真麻烦了。”


忙拉住身边的陆雨代我看着地上的人,自己冲进旁边的园子,找了个大盆打开自来水笼头,盛了满满一盆就又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