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避暑胜地内蒙古局地40度 发高温红色预警

当天果然语文课由尹健重新回来上,刘老师就像人间蒸发了般,同学们除了有些遗憾也就再没什么。


上语文课时我一直若有所思,窗外商业街上的音响店内正反复播放着最近挺流行的任**专辑,顺着风飘过学校。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你无怨无悔的爱着那个人,我知道你根本没那么坚强。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


“卞元,为什么李白当时会在这种场景下说出这首诗,你来回答。”课堂里尹健突然点名提问道。


“陆雨,要不今天上我家讲语文吧。”我对身边准备去BEF快餐店的陆雨建议道。


这些天我们都是在那,因为方便,还能点杯饮料,但去多了,毕竟快餐店人太多气氛过于杂乱,有时候进去了还不定能找着个座


位,如果碰到了同学熟人,连温习的时间也变成了聊天,更何况一男一女经常跑一块去被同学看见,总会有点诽闻麻烦,对正处


于紧张学习备考中的我们只有百弊而我一利。


陆雨显然也有这层顾虑,点点头就随着我朝附近马路走去。


由于这条马路虽然连接旁边的商业街与学校,但二旁几乎都是半个多世纪前建造的老木房,有些作为纪念意义场所得以保留,有


些譬如鲁*等比较有名的学者人士的故居,则被保存修缮,更有些住户和我们家一样嫌老房子太古旧,搬了出去,所以现在这里


的住户基本上都是老年人,很少有人在外面走动,即使街道上车辆也因为此路并不四通八达而甚少经过。


我和陆雨就那么随便闲聊学校趣闻轶事走了半条街,拐进弄堂。


正不知该不该等会儿邀请陆雨留下尝尝我的厨艺时,她忽然拉了拉我袖子,指着前面。

我回过神,转过头看到卞元正在身边同桌张诗的提醒下慌忙站起来,顺口一气呵成:“因为心太软!”声音洪亮,满场皆惊。


静默三秒钟……


“哈哈……哈哈……”全班哄堂大笑……有人直接笑趴下的。


我也笑着放弃了继续思考。


下午放学时,另外个女生歉意得告诉我今天放学有事,只能下星期再说,就留下陆雨一人辅导我的语文,按照老师的意思,她只


负责推荐二个好同学,让她们平时有空了辅导我,但并不是固定,虽然只是这样,我个人已经非常感激了,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


愿意的,尤其在重点中学这种竞争环境残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