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日9:30直播围甲第10轮:柯洁VS申旻埈

可五圈下来,我就不行了,即使身体状态再佳,以前也没那么拼命过,浑身沉得抬不动,最后是摇摇晃晃地走回自家楼下,说什


么也无法实施下一项训练计划了。


好不容易卸下装备,热后吃完前一天晚上烧得泡饭,才顶着全身的腰酸背疼上学,幸好从今天开始不用挤公车,否则肯定成一团


烂泥。


在七点十五分左右,也就是比往常早十五分钟进了教室,这时候教室里已经稀稀落落的出现了十几个同学,我位置附近的几个到


全到了。


“你今天怎么了,路上公

我的耳朵也紧张地竖了起来,这个刘老师和那异术士是兄妹俩,她消失了话,最起码有段时间我将会比较安全。


“上个星期刘老师的课不是都由其他班老师代上的吗,对外讲是请病假,可据说是因为她连着好几天没消息了。”卞元的母亲是


学校里的老师,消息灵通的很,虽然每次都是“据说”“听说”“好像”来着,可事实上情况就是他嘴里说得一样。


可这么一听我就觉得蹊跷了,昨天她哥哥还把我揍一顿,就差一命呜呼见阎王了,怎么她妹妹却好几天不见人影?


但不管怎么说,对我来讲是件好事,目前我算安全的,天天对着刘老师,我还得堤防他老哥对我的近况会不会一清二楚,现在好


了,什么都不用多想。


问题是心中总有个疑问再说,真的不用多想了吗?

车那么挤?”瞧我脸色苍白,下身不稳的样子,还真像是挤公车脱了力。


“嗯”简单地回答了同桌何闲的话,一屁股重重地坐在椅子上,就再也不想挪动了。


“可怜的孩子,愿上帝与你同在。”卞元手掌合十道。


“不过和你同路的MM可不少,这可是做护花使者的好时机哪!”我搬出来住这事除了昨天有告诉陆雨外就再没和其他人说过,这


几个没人性的家伙显然是没把我的死活放在心上,调笑了二句后又开始接着前面的话题聊上了。


“听说淫贱(语文老师尹健的外号)家里的事忙完了,今天就回来重新上我们语文课。”卞元道。


“啊,那刘老师不教了?她教得可比那老头强百倍。”何闲大急,对美丽老师的兴趣比语文课本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