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政法机关咋牢牢看住国家和百姓的钱袋子

我仰躺在床上拿着书看,日光灯的光线把书本照得通透,我正好翻过一页,光线的亮度足以让我看见页面的背后符号。


但是,这个发现却让我激动万分,因为那些原本如同鬼符一样的东西从背面看竟然能够理解,我忙又翻了另外几章,章章如此,


全需从背面看,也顾不上写这书的人有什么用意立即拿过一盏台灯,细细读起来。


可二十五分种后,我却颓废地宣告失败,那就是每单个符号,你总觉得该认识它,或者它就是某种古字体,稍微研究后就能得出


答案,但事实上这些符号连在一起时,我除了觉得比正面看顺眼外没有得出任何解释。


兴趣寥寥地翻动着书页,期待奇迹能够出现,直到虚雨心功那章,我心中一动,把章节背过来看,发觉印出的字符与先前其他页


是一样难以理解,只是朦胧中却又比它们多了些什么,一种感觉。


把页面翻到正面,看着那些文字,我有些惊讶和恍然,事实上现在才看清这些我以为是文字的虚雨心功我同样看不懂,但对着这


些鬼符样的东西就是能理解它所寓意的东西,脑海中有着清晰的画面。


难道这些东西不是什么文字,全要靠


起床后,我打开卧室前窗,楼下的各处花园中的树木枝头遮挡着,晨曦清凉的清风吹送着不只是鸟儿的欢叫,还有冬天的寒冷,


把冷空气呼进口腔中感受着凉意好让早上的神智彻底的清醒过来。


我能够体会到从昨天开始,整个世界又有了很大的不同,身体的各方面,无论体质,灵敏度,六感等等,虽然还是无法把这些全


部转化为与别人对抗的能力,但起码是个不小的进步,何况从目前来说,还有时间,所以我知足。


从楼上走下花园,我开始了每天给自己制订的锻炼计划,毕竟光有天赋,坐想其成总不好,于是先围绕着外面几条弄堂保持相当


速度的快跑。


当然不是那种随便跑跑,要不20圈下来对目前的我也不会有大问题,而是先在花园里用小纱布包了许多泥土,里面再塞上些大鹅


卵石,这样每包最少也有七斤重,然后把他们绑在小腿和大腿上,每边各二袋,上身的衣服里也绑了四袋,这样我最少负重也有


五十六斤,这个方法我是曾听父亲讲述过,他以前年轻时曾在SC军区参过军,天天早晚参加负重爬山训练,就是这么练得。

体悟?


终于想起鬼雨也说,他从古战场上捡回来后,只能理解一半,以他的能力和实力,以及见多识广的阅历也无法融会贯通,那这东


西就说不准真还得另僻蹊径了。


虽则如此,但仍不甘心地直愣愣地盯着背面,那些符号如同游离在页面纸张之上,互相连接,细细密密的纷繁复杂,直把我晃得


头晕眼花,一头趴到床上暂时放弃了。


我目前的情况是明知道身体内与身边有一大堆宝藏,但就是没有钥匙不得要领,这使的我头疼无比,心俘气燥,但另外又有个声


音劝戒着,不要急,事情要慢慢来,一切会有头绪的。


后来我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躺着躺着起来时发觉窗外已大亮了,只记得睡前要练心灵术时,内视发现心脏与气海位置的各个气团


“虚”“心”“气”三字同时一亮,功法正在自转,根本无须我意念操动,就这样“注视”着,迷迷糊糊地到了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