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帅:到球场才知道能首发 按卡帅要求频频插上

围绕着下腹的气海中,那里有我熟悉的被灰雾包裹着的绿色大气团,旁边围绕着的七个小灰气团中,有一个内部充斥着红色。


先是红色的气团内部翻滚,红色气流随着灰雾翻腾而出,沿着血管流向心脏,在心脏处止,而后忽然又出现了一模一样的被灰雾


包裹着红色气团,简直就是刚才那个的翻版,然后从心脏位置处,红色气流经血管再走遍全身回归气海,如此周而复始时,二个


红气团同时冒出一个光彩夺目的字“心”


接着绿色大气团中的气流也流了出来,沿绕各处筋脉流动来回,一周天后,气团上也出现了个特别明亮的字“虚”。


此时,全身的气血都沸腾着,燥热起来,而包裹着二个气团外的灰色物质也有了部分溢散在身体各处,甚至围绕的余下六小气团


中也有一个充斥了

慢慢把一股浊气尽数吐出,我站起声,仰望天空,看着无数的星星,犹如一个青春活力的少女凝视着我。


“蓝,我不是懦夫!”


捡起地上的书包,拍了拍尘土径直走进附近自己的老屋,我也无暇去管那黑衣青年是怎样让我几个小时也没被经过路人发现的。


洗玩澡,作好作业,用小卖部里买的方便面充了饥后从随身包里翻出古本,心灵书里没有什么我现在特别需要的发术,要尽快提


高自己唯有从这本古书中想办法了。


这一次,从第一页上的每个字,直到封皮,我都细细研究了遍,我才发现以前自己主观以为全书只有虚雨心功才和功有关实在是


大错特错了,因为除了虚雨心功那章能够猜懂外,其余的都似是而非,既像文字,又像符号。


即使封皮,隔页都薄薄一层,除了难以撕扯外,没可能夹杂机关什么的,我又不敢真放火烧烤,用水浸透,这种武侠小说里异想


天开的念头万一失败了怎么办,那这书还不被毁了,谁知道它有没有被设计成防潮防火?


我颓然拿着书,“砰”得躺倒在床上,对着天花板的灯干瞪眼。


“等等……这是?!!!”

灰色气流,上面闪现了个“气”字,身体的燥热感也随之下降,如果我能看见身体外面,就一定能够发现项链


的异常,它正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亮,依附在身体上,直至暗淡。


……


当我醒过来时,周围天色已晚,一盏黄色小灯照着弄堂尽处,天上的月亮今夜是圆圆的,温和的银辉几乎不费力的照透淡薄的云


层落在大地上,用难得的好心情指引着事物周遭的环境,星星点点的繁辰围绕着助上自己的一臂之力。


深深地呼吸一口,我试着抬了抬手,又动了动腿,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疼痛,除了腹部和胸口仍然隐隐发酸外,没有任何问题。


眼睛里,耳朵旁的世界出奇的真切,丰富,繁杂,各种生命多姿多彩。


坐起身体,我倚靠着墙壁,愣愣地直视前方。


“心魔不去,人生无异”我小声重复了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