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透了脱欧的不确定性 英国公司抓紧布局欧洲大陆

意识朦朦胧胧的,只觉得全身上下如在火中,耳边是虚无缥缈的风,胸口仿佛顶着鼎炉,脑海深处有股烈火要宣泄而出,心中不


断有个声音在挣扎着,在撕吼着,不要躲避……不要逃跑……面对现实……要站起来……要强大……


黑幕笼罩,一个人影出现。


“原来你转世不是为了我!”一身水蓝色衣服的蓝站在我面前冷笑着说。


“不,不是这样的,我转世就是为了你。”我大急,跑过去要拉她的手,可手从她身体中穿了过去。


“不是吗?你在逃避什么?你为什么要封闭自己?缩在孩子身体中间你又在等待什么?”她的身体又渐渐的飘离了我,用手指着


我问。


看着她熟悉的脸庞,我想张口:“我……我……”


“你是个懦夫!”蓝冷冰冰地断言。


我的身体仿佛一下子被定了身,再也靠近不了分毫,颤抖着跪倒在了地上。


“是……是……我

我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


“还要我说吗?你看现在的你有能力帮助鬼界吗?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又将在鬼界相见吧。”鬼雨的话听上去既不动怒,也没多


大情感的起伏,平平淡淡的。


“对不起……我是个失败的人,让你失望了……我也想做好,但我做不到,真的,我想做好的。”我一遍又一遍的呢喃。


鬼雨身上的青袍雾气绕绕,让周围的黑色衬着更像是在鬼界。


“你在逃避什么,即使你拥有着一样年弱的身躯,相同的环境,可你自己已经不同了,你为什么要刻意模仿着延续前世的轨迹哪


,人生的路在你自己的脚下。”他每个字的调都不高,但异常清晰地传进我的耳中。


“心魔不去,人生无异(意)。”


接着,鬼雨也消失不见了。


黑暗中,到处都充斥着鬼雨与蓝对我的斥责与喝问。


“不——”我大叫,“我想变得更强,我想不一样,我想保护我心爱的人,我不要前世的一切再发生一次。”


随着叫声,黑暗如破碎而虚伪的纸头般纷飞,四处飘扬,我的意识又进入了熟悉而陌生的身体,像无处不在一样注视着每一个角


落。

是个懦夫,我怕,我怕前生的往事这辈子还会经历一次,我怕再失去你,我怕……我什么都怕!”泪水化做滴


滴水珠在黑暗中飘散,没有重量般高低欺负,闪着灿烂星光。


“蓝——!”再抬起头时,蓝已经消失了踪迹,只有自己仍然在黑暗缥缈中存在,周围沉寂的没一丝声响。


“郑辉,你还记得我们间的约定吗?”


忽然背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回过头,鬼界的巡查使鬼雨站在十丈开外,忽明忽暗的脸看不真切。


“记得”我的声音很消沉,或许刚才蓝的话让我经受了打击。“让我帮助鬼界免受其它势力影响。”


鬼雨叹息了一声,过了良久才开口道:“我看还是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