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高军事学府新添少将副校长

艰难地撑着地,我勉强才从地上爬起来。


嘴里向地面吐着不小心吃进去的尘土,仍然不服输地回道:“未必”。


这次,在我集中注意力的情况下,我看到他的腿像道残影向我飞来,忙举二臂双双护胸。


“噗”


再此飞出一段距离,撞在弄堂边的墙壁上翻滚在角落里。


我觉得身上的每个零件全散了架,不听使唤,他那一脚虽然用双臂档住了,可胸口传来的巨力仍然让我吃不消,二个手臂颤抖着


放不稳,左胸憋闷的不行,一股气上流,喉里一甜,便喷出口鲜血。


“该死的。”看和那个家伙又再次靠近,可我实在已经使不出任何劲道躲避,那张妖异英俊的脸此时让我更加厌恶,顺带着在心


中连带着他妹妹也骂了数遍。


他没有再走近,看着地上躺着的我的眼神就与玩弄在掌心中的蚂蚁般没什么区别。


我也豁出去了,


“我除了知道你这家伙厉害得能够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我,我还知道什么了我!”我一时大怒,对他这种乱杀无辜的心态痛恨不


已,也或者可以说内心深处仍然是害怕到极点的,于是怒声质问。


他停顿了会儿,仔细地看着我眼睛,我也无惧地看着他,就这样对视着。


过了会儿,他脸色虽然不再冰冷,但依旧淡漠地道:“即使你没多大实力,也不知道任何事情,但能够注意窥视到我的存在,我


就不能轻易放过你。”


说完他这次没朝我走过来,但却举起手,念动着什么,心底深处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我立刻明白这次不再是皮肉伤,他是要一


招解决我了。


我死命的催动着身体内知道的各种气流流动,想冲破气场,心中大急,这该死的项链怎么到现在还没反应。


嘴里不知怎么就大嚷:“平时看你同伴娇娇柔柔的,怎么你就那么阴险狠毒!”


声音忽然中断了,气流也停滞不前,我再仔细一看,他俊美而苍白的脸上忽然浮现一阵淡淡的红晕,眼神中闪过一丝哀伤。


再是黑影连闪,原本麻痹的身体再次连受重击,飞了起来,摔在地上时,我已经疼得意识渐渐模糊。


耳中只听到最后一句话。


“小子,这次放过你,下一次最好学会怎么不要碰见我。”

恨恨地道:“我和你一不认识,二无仇恨,只不过见你次面为何要屡次三番地杀我!”


他没直接回答我,嘴中念着什么,然后通过手势向周围施展起来,可能是阻断我们与周围的联系。


待一切结束,他才道:“那天早上,应该是你吧?”


我大惊失色,不禁道:“那天你已经认出我了?那你干嘛放过我?”


他撇过头,缓缓道:“你既然能看见我,为什么我不能在车上也看见你?我们确实无冤无仇,但一个人若是知道了太多,尤其是


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总不会活得太顺畅的。”


随着他的话语,周围的气流以某种方式流动着,身体再次不能动弹分毫,当下明白他又用上了所谓的气机术,本来我也就未想着


能够逃跑,现在也就不再挣扎,反而坦然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