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帆客场3连胜破队史纪录 张外龙:胜利靠全队努力

我泛起了强烈的兴趣想一探究竟,思绪随即向方向源飘去,那是处不起眼的大厅角落,三个男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周围的假树


藤与水流恰好的阻挡了大部分无意的接近。


“好,好,您放心,我这去解决。”其中一位穿戴甚为正式的中年男子异常恭敬地朝其余二人说着,除了脸色不佳外,他到是非


形象相当好的成功商业人士。


随着此人的先一步离开,场上就剩下了二人。



剩余二人看上去都已经上了些年纪,穿着也非常普通,如果与刚刚的经理放在一起,没有人会认为他们的地位会高过餐厅负责人



可我并不那么看,即使没

我大呼糟糕,脑海中那个青年异术士攻击我的景象还历历在目,自己不会那么倒霉,连着二次被发觉吧。


首先睁开眼,看到的是怒睁着双瞳,近在咫尺的许邵琳姐姐。


“你掉进茅坑了啊!上个厕所那么久!”


估摸着,这位许大姐是被大人们打发出来找我,结果在男厕所门口闻了半天异味,最后竟发现我在这里乐逍遥,于是才大光其火


吧。


不好……忽然我背后的脊梁凉凉的,如同被野兽的目光锁定了一样,所有的肌肉一下绷得紧紧,冷汗一滴滴从额头滚落下来,顺


着眉眶流向鼻狭。


汗水如同也在我的心湖中滴落了,产生阵阵潋漪,顿时有了主意。


“哇,姐姐你骂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本能感到了生命的威胁,上初中后就停止运转的泪腺大量分泌出了液体,流了个稀里哗


啦,可到是把许邵琳吓坏了。


一时间慌了手脚的她,想来从没料到我会哭,一边慌乱的转动着头像是个做错事了的小大人看着四周是否有人听见,还不停地安


慰我,向我道歉。


一边借着哭闹的样子,我缓缓朝我们的包间走过去,可这回许邵琳死活不愿意了,就我现在一副红眼睛的样子,她可是怕得要命


,就怕我把她给供出去说她欺负了我,于是软硬兼施的把我拖进洗手间。


于是在男WC里磨了些时候再出来,我终于松了口气,没再感受到那股逼人的气息说明自己暂时安全了,不过连着二次陷入困境也


让我决定以后窥视别人时要加倍小心,尤其是摸不清他人实力时。

有听见刚才语气的威势,我也能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围绕着那个角落,使我不敢妄动,把意念过


于靠近了。


其中一位已满头白发,由于我不敢过分靠近,只看到他侧着脸透过玻璃窗正在瞧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行人发愣,身上的一件夹克衫


被洗得浆白。


好奇心的使然下,我万分小心的催动自己的意念再次靠近寸许,想瞧得更仔细。


“郑辉!你跑出来那么久干什么!”


突然,一声大喊在我耳边如雷般响起,意识一阵松动,原来那种空明的感觉顿时失手,像潮水一样退向本体,但可怕的是,那二


个老者瞬间感受到了什么,惊疑地突然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