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广岛举办南京大屠杀史实展 系近20年来首次

此时,我已经走到了整个大厅的中央,几条水流在身旁交汇然后再折转了路线。


设置在大厅隐蔽角落中的音响正播放着一首首抒情低沉的歌曲,然后飘散在各个角落中。


我站在水流交汇点旁,盯着水流的流动,心里却思考着身体中的变化,就在我全心全意思索答案时,脑海中凭空又出现了一团团


宛如气团的绿色物体,难道是它们。


这让我更加困惑,从它们莫名出现的那一天起,就始终充满了神秘感,我完全不了解它们的功用,只知道从练虚雨心功后,这些


东西就伴随着我,那么是

我没有再深入想,因为有些对话与气息吸引了我。


“谁让你把海棠苑订出去的!”说话的人火气非常的大,声音却充满了阴冷,如果不是突然提起的嗓门和海棠苑这三个字,完全


不会让我在意他们。


“对……对不起,借得人是这里的老客户……”有一个很惶恐的声音回道。


“算了,这件事就别追究了,既然都已经借出再说这些毫无用处。退一不讲,不借反而会引起有心人注意,你去确认一下退房时


间,如果那些人使用的时间太久就找个适当的理由让他们换个房间。”这是第三个人,音调要平和许多,劝止了起初那人的怒火


,然后要求第二个人去解决。

它们嘛?自从少年村之旅那次,它让我的皮肤变得很“白”外,就再也没使用过。


心神随着思感沉浸入那七个弥散又聚合的气团中,尝试着运起了心灵感应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气团外包裹着的灰色物质像受到某种力量的驱使,按着某种规律有节奏的运行起来。


也就一瞬间,人声,音乐声,水流声,空气的流动,仿佛是整个世界突然就在我全身周围,自己就如同一个小因子游荡其间,从


来没有过的贴近、清晰与真实。


心灵感应术这一个刻再也不是那单纯低段的心灵术了,我能够肯定这甚至不能算完全意义上的心灵术,在那本描述详尽的不能再


详尽的鬼雨交给我的小本子上,心灵术只所以只算个心灵基本低段术,就是在于虽然实用,但却有着太多的限制,无法看到真实


的物体,只能感觉等等。


对啊,我这才想起那天我就曾运用它看见了那个异术士,却在刚学时无法看见陆雨,或许从联系虚雨心功的那天起,它就在不知


不觉中改变了许多东西,而关键或许就是这些气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