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警方连侦三起遗弃老人儿童案件 2人被拘

被阻绝在石雕怪物的那头,阿来啊阿来,你到底在哪里?你知道吗?我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你……


牧师小声的提醒:“兰妮小姐……”


他这句话把思绪飘远了的兰妮唤回现实,面对着牧师的询问及克利斯殷切的神情,心里彷佛有颗巨大的石头压着,脑子里都是阿


来的影子,但他到底在何方?


最不愿看到的父亲走上前来,她不禁心生感慨,父亲用尽各种手段逼她就范,政治联姻的安排,退一步便是死棋,难道自己非得


束缚于命运的枷锁?


“妮,你不舒服吗?”


毕许关切的不只是女儿,还有那灵卡世界的江山,”我想婚礼一结束,克利斯会允许你先告退休息的,对吧?”


克利斯连忙说道:“那是当然。”


在毕许的示意下,牧师又重复问了一次。


“兰妮毕许,你愿意让狄耳克利斯做你的丈夫,敬重他、顺服他,正如教会顺服基督,而且无论……”


兰妮缓缓地抬头,她的脸色非常苍白,几乎快要昏厥,虽然心理及身体极度不适,但倔强固执的性格还是让她做出了决定:“我


……”


她的答案还没出口,教堂门口便冲进一人——


参与婚礼的所有人开始交头接耳,兰妮回头一望,她不由得晕眩了,那不是她心爱的男人吗?


她日所思夜所想的林天来总算出现了!


“这真的比八点档连续剧还好看百倍……”小巴哈一回想起来,还是让他感到热血沸腾,林天来的表现不只让宾客为之惊愕,也


让灵卡世界陷入疯狂,而且啊,他的话没几句,却很简洁也很要命。


“婚礼暂停!”


林天来好大的口气,”兰妮是我的妻子,想要继续举办婚礼下去很简单,那便是将我打败!”


“……”震惊无比的克利斯一时哑口,美丽的兰妮更早已泪流满面。


“我向你挑战,”林天来指着克利斯,”就用‘一级决斗生死场-!”他用性命代表着自己的决心。


一级决斗生死场!林天来的这句话,让现场乱成一团,连跟随而来的毛婆婆等人也吓到,只爽到了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们,而兰


妮的态度顿时成了焦点。


她好想投入林天来的怀抱之中,于私是如此,于公呢?为了风象分会,她又不能得罪光明分会,跨出的脚步不得不迟疑停住。


心爱的男人宁愿丧命也不退缩,但她却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他,泪眼婆娑却十分坚定的眼神给予林天来无比的力量,两人眼神交会


,看在克利斯眼里,更是难以咽下这口怨气。


克利斯永远也无法相信,在爱情这条路上,自己居然会败给一个小小的人物,这个传奇的小子,已经数次让自己蒙羞,他再也无


法忍耐下去,更难以接受。


克利斯心想着:“林天来啊林天来,这可是你自找死路。天妈秘境没能留下你,让你苟且逃出生天,天堂既已为你开,又何必闯


入地狱之门呢!”


这场婚礼,克利斯是最大的输家。但是又何奈,在他的父亲正要出手干预时,克利斯王子却是果断地大声回应:“我答应你的挑


战!我们之中只有一个人能看到初春的阳光。”是该做个了结的时候了,他不只要兰妮的人,更要她的心。